欢迎来到中国—东盟矿业信息服务平台!平台已纳入中国—东盟信息港建设框架,并入列广西“一带一路”百项重点工程!
当前位置:首页  ->  矿业资讯  ->   综合资讯   ->   正文

缅甸当前经济与政治形势

发布时间:2018-10-08 信息来源:缅华网

由于民盟政府正处于其五年任期的中途,空置率高的酒店客房,小型企业的困境以及投资者信心的下降正在让经济形势黯淡。

两年半后的大选,选民们会回顾首届民盟政府的政绩,盘问民盟到底做出了什么贡献。就目前的各种数据来看,情况并不容乐观。

9月30日,民盟政府发言人苗纽博士在拉选票时说:“民盟的支持者认为自己已经尽了义务就心安理得,这也是民盟支持者减少的原因。”苗纽博士上述发言是针对2017年4月1日中间补选未能大获全胜而说的,2017年4月1日的中间补选,在19个空缺席位补选中,民盟只获得9席。

苗纽博士接着说:“为了给我们正在艰苦奋斗的民盟增添新生力量,希望选民们积极参加投票。我们知道近期人们正在面对各种痛苦,我们党也正在全力以赴克服这些困难。”

根据政府有关当局的数据,目前的通胀率为8.18%,是该地区最高的通胀率之一。缅元兑美元的螺旋式下跌已经对人们日常必须消费的物品如米,鱼,肉和蔬菜的价格产生了影响。家庭主妇抱怨说,即使是普通民众主食的盐,鱼酱和其他调味品的价格也有所上所适从涨。1比(pyi缅甸单位=2.13千克)的大米以前是2000缅币,现在涨到2500缅币。一个鸡蛋的价格从110缅币增长到160缅币,而一个viss(1.65kgs)洋葱的价格从800到1600缅币翻了一番。

局势发展到今天,与政府的工作重心本末倒置有关。首先,惰性是应该受到指责的,以能源部门为例。国家电气化计划的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普遍电气化为人民提供电力,但政府的行为却与此相悖。

如果密松水电项目按计划动工,现在的形势就会大不一样。有学者提出,与其我们大家盲目跟风反对密松水电项目的修建,不如我们先坐下来认认真真研究一下通过该项目建设可能带来的好处和我们可能面临的风险,然后在利益和风险的对比中进行权衡才是重中之重。如今大多数学者、专家和官员都正面看待这个问题,只有极少数人在NGO的鼓动下还在抗议。

10月1日,克钦邦当地人在密支那召开密松水坝工程停建7周年祈祷会,要求彻底废弃该计划。与会者有绿色环保组织的代表、88世代学生运动领袖代表和作家代表,绿色环保组织代表Daw Tant Zin称:“连我们不喜欢的政府(指登盛政府)都搁置了该计划,现在人民政府更应该彻底放弃。”当地民间组织提出的部分诉求,其实超出了缅甸经济发展的实际,干扰了缅甸政府吸引外资的政策。

其次是不确定性的风险大。2018年10月3日,缅甸军方召开专门新闻发布会,通报投资额5亿美元的“仰光新天地”项目被终止。据了解,该项目是2017年湖南“走出去”十大重点项目之一(位列第六)。根据湖南本地媒体红网2018年1月9日转述湖南省商务厅信息,“仰光新天地”是中建五局自主营销的首个海外综合体项目,总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合同额29.88亿元人民币。终止仰光新天地项目,缅甸军方给出的理由是缅商Zaykabar房地产公司违反与军方在2014年1月16日签署的土地开发协议备忘录。

2015年12月30日,缅甸皎漂经济特区招标审查委员会在首都内比都宣布,由中信集团领头的“中信联合体”中标皎漂经济特区深水港和工业区项目。该项目是2015年缅甸大选之后,中国首次拿下缅甸的大型项目,与军方毫无瓜葛。

据中信集团方面称,在项目敲定之前,中方联合体一直在与当地社会组织如“缅甸企业尽责中心(MCRB)”进行沟通,建立了联系渠道,同时还在当地村落开展了乡村公益基金计划等系列培训,以期获得社区对中资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认可。尽管如此,仍不尽人意,原计划投资72亿美元建设深水港,现在暂时也将投资缩减至13亿美元以作开启建设。

再其次是工人不敬业,频繁的罢工特别是女工罢工习以为常,令投资者无所适从。

令人担忧的是欧盟正考虑因若开邦问题以及“罗兴亚”人的难民问题对缅甸实施贸易制裁,这意味着缅甸可能会失去与欧盟进行贸易时的免关税优惠政策。目前,欧盟是缅甸的第六大贸易伙伴,也是外国直接投资的重要来源。据报道,欧盟委员会目前正在就具体的制裁措施进行探讨,制裁措施可能会涉及缅甸最重要的产业之一纺织业,并可能致使数千名相关工作人员面临工作风险。

中国和日本是对缅甸影响深远的两个国家,在缅甸最困难的时候为缅甸发声。中国外交部9月28日发布公告: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表示,若开事件是需要缅甸和孟加拉国共同解决的一个事件,国际社会意图扰乱缅甸、扩大若开事件、把若开事件变为国际事务的相关做法我们不接受。9月25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公开表示,建议国际社会不要在短时间内让缅甸偏离民主改革道路。

因若开事件受西方打压,昂山素季不得已改变了外交政策。目前,昂山素季避开出访包括联合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只选择出访亚洲与周边国家。就此BBC记者访问了民盟政府发言人苗纽博士,苗纽博士在答BBC记者问时说:“如果谈不拢,不去也罢,这不是刻意,只是个人选择。亚洲国家更了解缅甸国情,所以走得更近。”

BBC记者问道:“西方国家除压力外,还能做些什么?”

答:“西方与国际组织的压力侵犯了缅甸的主权。此外,它只会使缅甸陷入像中东“阿拉伯之春”一样无休止的纷乱之中。当务之急是帮助顺利遣返难民。如果我们接受压力,两个民族之间的仇恨也是永远不会消失的。”